在下是条废鱼了

我吃欧相一辈子(。ò ∀ ó。)

【欧相】猫

是第三章!第二章的链接我放评论区了w
ooc属于我甜蜜属于他们呜呜呜
我可能和大海过不去了

以下正文

第二天早上,Erase目睹了欧尔麦特因为睡眠不足进店的时候忘了弯腰然后脑袋狠狠的磕在了门框上,那个声音听着就非常疼。Erase还目睹了自家主人想站起身问问你没事吧但是因为睡眠不足一脚踩到了睡袋上差点滑倒,Erase觉得可能有事情要发生了,还是不太妙的那种。黑猫从柜台上跳了下来,琥珀色的眼睛扫了扫欧尔麦特和相泽消太现在的狼狈样,然后大摇大摆的出了门。
“早,早啊,相泽君。” 欧尔麦特挥了挥手,“早”相泽消太站在柜台后面。“看样子,昨天晚上相泽君也没休息好啊,”欧尔麦特注意到相泽消太脸上又深了一点的黑眼圈,开始找话题。“嗯”相泽消太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声,这让欧尔麦特着实有些尴尬,当然,他没看见相泽消太隐藏在黑发后面的耳朵红的不像话。
“内,内个,相泽君吃早餐了吗?” 欧尔麦特挠了挠后脑勺,举了举左手提着的两杯豆浆,“吃过了。”相泽消太撇了一眼旁边已经喝空了的能量果冻的包装袋,有点心虚的说到。“啊,啊这样啊。”欧尔麦特看起来有些失落。
“所以,欧尔麦特先生是来买猫的对吧?”相泽消太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啊,对的,相泽君是怎么知道的?”相泽消太环顾着只有各种各样猫咪的宠物店,“显而易见吧?”相泽消太的反问再一次噎的欧尔麦特说不出话来,欧尔麦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的把金黄色的头发挠成了鸡窝。相泽消太又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鸭蛋黄,这次不仅是耳朵了,脸也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相泽消太趴在柜台上,把通红的脸埋在臂弯里。“相泽君?是不舒服吗?”欧尔麦特看见相泽消太趴在柜台上,不禁有些担心。“没事。”相泽消太的声音闷闷的,是因为脸埋在臂弯里吧?“欧尔麦特先生,您去挑挑自己中意的猫吧?”相泽消太抬起头,两个人的视线再一次碰到了一起,欧尔麦特觉得这次黑色的平静的大海翻起了波澜,黑色的波浪好像昨天晚上流动的云,欧尔麦特看的出了神。“喂,欧尔麦特先生,没人告诉你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吗?”相泽消太的声音把欧尔麦特从那片黑色的大海里拉了出来,“啊,啊啊,非常抱歉!”欧尔麦特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眼神窘迫的乱飘,当然也没有注意到相泽消太脸上可疑的红晕。
“欧尔麦特先生自己看看有没有钟意的猫咪吧,”相泽消太走到柜台后面钻进了睡袋,“有中意的就叫醒我。”说完相泽消太就拉上了睡袋的拉链。“啊,啊好的”欧尔麦特还没有缓过神来。
欧尔麦特挠了挠头,开始打量起店里的猫咪,看了很久,欧尔麦特没看到一只中意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上眼。在欧尔麦特烦恼的把金发再次挠成鸡窝的时候,欧尔麦特发现了角落里的一只白猫。
浑身雪白的毛,特别漂亮,欧尔麦特觉得者像是清早还没人踏足过的雪地,干净,温柔。也像是天上一朵朵的流动的云。雪白的猫有着一双出奇漂亮的眼睛,那双眼睛是深蓝色的,微微发点黑。欧尔麦特觉得这双眼睛无端的有点像大海,“和相泽君的眼睛有点像呢,都像大海一样。”欧尔麦特这是第一次觉得猫的眼睛是深邃的,白猫眼睛里折射的太阳的光就好像阳光照在波光粼粼的大海上一样。
白猫好像注意到了欧尔麦特称得上是灼热的视线里,不满的瞟了他一眼。欧尔麦特觉得自己病了,他觉得这只猫像极了相泽消太,刚刚那个眼神仿佛是在说没有人告诉过你盯着别人看是很不礼貌的吗?欧尔麦特走到白猫跟前把白猫抱了起来。
白猫也没反抗,可能是眼前的老外傻不拉几的让人提不起防备吧,也可能是他身上真的有阳光的味道吧,白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在欧尔麦特的臂弯里。
欧尔麦特走到柜台后面想叫醒相泽消太,但是他看见了相泽消太亮黄色的睡袋,欧尔麦特觉得现在相泽消太像某种软体动物,可爱的不像话。神使鬼差的,欧尔麦特抱着白猫蹲在了相泽消太的睡袋前,拉开了相泽消太睡袋的拉链,本以为能看到相泽消太的睡颜,但是却对上了那双黑色的大海,“欧尔麦特先生,你夹到我的头发了。”“啊啊啊非常抱歉!”欧尔麦特几乎是从地上弹了起来,头重重的磕在了柜台上,白猫也掉了下去。白猫非常淡定的盯着欧尔麦特看了一会,像是在思考刚刚磕的那下有多疼,然后窜到了柜台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姿势趴了下来。
欧尔麦特局促的站了起来,好像看到了相泽消太嘴边的一丝笑意。
“欧尔麦特先生,您还好吗?”相泽消太用平时说话的语气问道,但是欧尔麦特却听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意味。“很,很好。”欧尔麦特摸着他的后脑勺,他觉得磕的那一块肿起来了。
“不过,您竟然喜欢这孩子吗?”相泽消太岔开了话题,抚摸着趴在柜台上的白猫。“啊,啊是的。”欧尔麦特回答着。“这孩子平时很怕生,居然会让第一次见面的您抱着,您真受猫咪喜欢呢,欧尔麦特先生。”连我第一次见您都觉得想和您接触呢。这句话相泽消太没有说出口。“啊,那我真是荣幸。”欧尔麦特看着柜台上的猫。那双眼睛和相泽君真的好像,好像……都藏着什么令人心疼的过去。欧尔麦特这么想。“我能问问您为什么这么喜欢这孩子吗,这孩子以前被人类抛弃,是我把他捡回来的,我不放心这孩子。”相泽消太用他大海一样的眼睛看着欧尔麦特,欧尔麦特觉得海里的波浪翻涌的更厉害了,像是在诉说着什么。“因为他的眼睛,和相泽君的很像,都像大海。”欧尔麦特这么回答。他看见相泽消太愣了一下,脸好像红了,“那我就把他交给您了,请您好好对他,别再抛弃他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欧尔麦特注意到相泽消太眼里的波浪平静了很多,像是闷闷不乐一样。“相泽君放心吧。”欧尔麦特这么回答着,原来……相泽君也被抛弃过吗?欧尔麦特这么想。“对了,这孩子怕自己一个人待着,尽量把他带在身边吧。”相泽消太嘱咐着。“好的,相泽君放心吧,我一定可以照顾好他的。”

【欧相】猫

是第二章呜呜呜
ooc的非常严重
ooc属于我甜蜜属于他们呜呜呜
http://renmeihuayouduoshehuiwoqiange.lofter.com/post/1f0d9510_ef8e7ac6
第一篇的链接
以下正文

回到家的欧尔麦特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买猫 ,怪不得总觉得忘了点什么,不过,这样的话,明天还可以见到相泽君呢,欧尔麦特的好心情丝毫没有被忘记买猫影响。欧尔麦特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一看就非常没有亲和力的相泽消太这么有好感。
宠物店里的相泽消太抱着黑猫发呆,自己有多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呢,平时和人交流自己从来都不会主动说话,自然生意也没多少,靠着这家宠物店和父亲留下来的房子相泽消太活的也算是不差,虽然说清贫了点,但相泽消太也美什么物质需求,三餐能量果冻就好了。相泽消太的思绪越跑越歪,最后是黑猫一爪子把他拍了回来。“Erase,你说,我为什么会想和他交流呢?” 相泽消太呆呆的看着猫。“喵”黑猫喵了一声,像是回答。
也许是离近了就能闻到他身上阳光的味道吧,也许是他脸上傻不拉几的表情和那只流浪的橘猫有点像吧,又或许是他写的故事自己很喜欢吧,还有可能是他即使消瘦成这个样子,也能用笔带给人力量吧,总之,这个傻不拉几的老外,好像没有让人疏远的理由呢。
“他明天还会过来吧” 相泽消太这么想着从柜台底下掏出一袋能量果冻,看着窗外落山的太阳,“唔……像鸭蛋黄,也像那个人头发的颜色。”相泽消太这么想着钻进了睡袋。
相泽消太做了一个很有去的梦,他梦见欧尔麦特的头发变成了鸭蛋黄,瘦的跟骷髅一样的脸颊上面顶着个圆圆的大鸭蛋黄,看起来就很好吃,真想吃一口。相泽在梦里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凌晨两点左右,相泽消太从睡袋里爬了出来。
趴在柜台上的Erase扫了一眼他的主人,翻了个身继续趴着,而相泽消太却睡不着了。 “我是做了个什么梦啊,我把欧尔麦特的头咬下去了一块还觉得很好吃?”相泽消太摸了摸有点发烫的耳根,隐隐意识到事情的不妙。
另一边,深夜失眠的欧尔麦特。
凌晨两点左右,欧尔麦特放弃了在床上辗转反侧,从床上爬了起来,给自己冲了杯咖啡。
“多久没失过眠了?上次还是在高考的时候吧”欧尔麦特这么想着做到了电脑桌前,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既然睡不着就写东西吧,还能为明天减轻一点负担。
在欧尔麦特和电脑对峙的第三十九分钟,欧尔麦特放弃了写东西这个想法。欧尔麦特烦恼的把一头金发抓成了鸡窝,一口气喝掉了杯子里剩下的咖啡。不经意的撇到了窗外的夜空。漆黑的幕布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光,薄薄的云层像极了翻涌的海水,欧尔麦特想到了相泽消太的眼睛。他的眼睛比大海和天空都要深邃,美丽。欧尔麦特这么想着,一想到自己和那双眼睛对上的那一秒,欧尔麦特就忍不住脸红。欧尔麦特和相泽消太很有默契,他现在也觉得事情隐隐的有些不妙了。

【欧相】猫

     
ooc属于我,甜蜜属于他们呜呜呜
  欧尔麦特今天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疯,也许是下班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黑衣黑发的男人蹲在路边喂流浪猫,也许是想起了小时候总在自己家门口徘徊的那只猫,总之,欧尔麦特现在出现在这家宠物店门口的原因非常莫名其妙。
欧尔麦特走进宠物店,有点不知所措。因为从来没想过会来这种地方,今天来也是临时起意。欧尔麦特看了一圈也没发现有店员在,“所以是要怎么办啊”欧尔麦特把自己的一头金发抓成了鸡窝。
这时候,一直黑猫从宠物店外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从欧尔麦特的脚边绕了过去,跳上柜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抬起头看了欧尔麦特一眼,琥珀色眼睛里的反光漂亮的不像话。
欧尔麦特想买这只猫,也许是因为这只猫让他联想到了那个在路边蹲着喂猫的男人,也许是让他联想到了小时候总被驱逐的被认为是不详的象征的那只黑猫。
欧尔麦特抱起这只黑猫准备再转一圈看看有没有店员,这只黑猫也许是觉得眼前的老外傻不拉几的所以也没有防备。
“不好意思,先生,这是我的猫。 ”从柜台后面做起来了一个男人,黄色睡袋只拉开了一道能把脸露出来的口子,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黑色的黑眼圈——没错,这个人眼底下的黑眼圈已经变成地地道道的黑色了。欧尔麦特吓了一跳,“不卖的,我是这里的老板。”男人补充道。
“啊,不好意思,”欧尔麦特讪讪地放下怀里的猫,黑猫慵懒的跳上柜台跳到了男人头上,“别闹,Erase。”男人把黑猫从头顶放到柜台上,,从睡袋里钻了出来。
“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我这个人生活作息非常,怎么说呢,不规律?不过我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男人把一头黑发抓成了鸡窝,虽然本来也就不怎么整齐,像是在解释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都嘟囔着。男人抬起头,目光猝不及防的和欧尔麦特的撞在了一起,欧尔麦特被这双漆黑的眼睛吸引住了,漆黑死寂,像一片死海,但是这死海地下好像又隐藏着什么惊涛骇浪。欧尔麦特看的愣住了,脸也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男人看着面前这个傻不拉几的老外,“您的表情,怎么说呢,真有趣。”男人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让欧尔麦特摸不着头脑,只能继续傻笑。“您好,我叫相泽消太。”“啊,啊您好,我叫八木俊典。”欧尔麦特没有想到男人会突然做自我介绍,相泽消太打量了一下欧尔麦特,“那个,您是最近很火的作家欧尔麦特吗吧?”“诶,您是怎么看出来的?”“显而易见吧?”相泽消太都反问噎的欧尔麦特说不出话来,“很喜欢您的作品《Hero》,很励志很热血。”“诶,谢谢您支持。”欧尔麦特不好意思的挠头,像极了一个情窦初开的高中生。
最后,欧尔麦特强行要到了相泽消太的联系方式,“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欧尔麦特这么想着从宠物店走了出来,但是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喂,Erase,那个人是来买猫的吧?”相泽消太一本正经的问面前正在舔爪子的猫,黑猫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睛和相泽消太漆黑的眼睛对在一起,“喵。”